少女惨遭石刑

少女惨遭石刑之所以选定“南漂”重庆,一是因为肖楠对“重庆”二字有着莫名的感情,再加上薛原出差来过几次。于是他们卖掉了长春的房产,在重庆安了家。薛原进了重庆一家私企做经理,他待她仍是很好,比之前还要好。肖楠感觉到了薛原洗心革面为弥补作出的努力,伤口在一天天愈合。她想,也许成年人的背叛,就像青春期的逆反,给外遇一次善终或许也是宽恕了自己。当肖楠再一次看见薛原揽着一年轻女孩的肩步入沙坪坝某宾馆时,她已经没有了上一次的震惊,只是有气无力,徒感四面是崖壁,无助、绝望,少女惨遭石刑自己怎就沦入了一个前半生相夫,后半生捉奸的角色。待到他们出来时,薛原惊见肖楠眼神涣散一个人呆坐在宾馆大厅,四目对视,薛原惊慌失措,哑口无言。倒是那女孩大大方方地走了过来,也许是因为肖楠没有“捉奸者”惯常的气焰,也许她本身就有大学女生无所顾忌的轻狂。她说:“你是原哥哥的老婆吧?我在他钱夹里见过你的照片……你放心,我们只是玩玩而已。” 真是戏剧得不可思议,这个世界怎么了?第三者全都反过来道貌岸然地做“和事佬”;而这个换女人不换对白的男人,亲密爱人和婚姻背叛者都由他一个人扮演,少女惨遭石刑并且掏心掏肺真心实意。 孩子已经5岁,整天“爸爸,爸爸”地嚷个不停,如果不需要透过现象看本质,薛原确实是一个无可挑剔的丈夫和父亲。肖楠更加茫然无措,她明白这一次有多少爱也不能重来,少女惨遭石刑也不可能再转战另一个城市,何况“城市易换,本性难移”。这一次,又该何去何从?

搜索sosoGoogle少女惨遭石刑, 搜索爱问Google少女惨遭石刑